Never Nop Tech

Never Nop Tech

創造意義,動手去做。

互相作用下的美術與工程

– 前言

美術跟工程好像是兩個不搭嘎的東西,一個付諸感性,一個付諸理性,像是井水永遠不犯河水一樣。
但最近開始體悟到,其實他們彼此合作起來是多麽棒。

– 兩種思路

以前的我總是先以工程的角度去想事情,沒過這步就到不了那步,路難走遠
;美術反能跨過這些門檻,直接表達出最終視覺想法。

美術思路:只要看著一個物體的外觀,然後想他怎麼動,他就會怎麼動了。
工程思路:先去看一個齒輪能不能動再去檢查下個物件,最後建構出可以用的東西。

以美術的思路,會造成東西好像無法做出來,過於天馬星空,因為能夠跳過實作出來的步驟(是否能真的在現實世界做出)。
以工程的思路,會造成東西太過於陳舊保守,因為只先選擇可以運作的東西。

這兩種思路彼此抗衡彼此,最後將會趨於一個妥協結果。

– 兩種角色的互相作用

我最近寫的案子就是自己扮演好兩種思路的角色。

過程:
先以美術思路發散->工程實作收斂->美術思路發散->工程實作收斂,一直到滿意為止。

但過程其實蠻好笑的,要告訴自己:「我現在不是工程師,我不會寫程式,我只想表達我真正的目標」,拿起紙筆然後開始畫。
而在寫程式時則是要告訴自己:「我是工程師,我要百分之百實現這個功能」(為什麼是百分之百?因為想要挑戰人類的極限),然後寫了一些邏輯去把他呈現出來。

有一來一往抗衡力量的專案,就比較不會遇到到最後迷失的問題,如:過於盲目追逐流行而不知道這技術真正的作用、只學技術但卻不懂學了後要幹嘛。

這唯一要注意的一點是工程的收斂一定要“實作”後再來確定

– 有什麼例子

16世紀的達文西用筆構思想法並描繪出雛形,再實作出來。
16世紀的米開朗基羅用筆構思出聖彼得大教堂圓頂,再實作出來。
賈伯斯iPhone,以用戶體驗的想法出發,再實作出來。

– 結論

如果將其比喻,可以把藝術同時當作是人體裡的大腦、靈魂、軀體、外貌,而工程則是血液,只要它流到的地方就活了起來。
掌握了美術,掌握了技術,能夠以自己想法不受人限制下去完成想做的事。
不盲從,訓練自己思考,目的是要做什麼。
會變得很有創造想法。